“洛陽市第四批文物保護單位”之扣馬長嬴門

發布時間:2018-07-05 來源:中國孟津網

  扣馬是孟津縣會盟鎮的一個村子,原名叩馬,名字來源跟孤竹國君的兩個兒子伯夷、叔齊有關。
  3000多年前,商紂王無道,周武王首舉義旗,會八百諸侯于孟津,決定進軍朝歌,討伐紂王。
  聯軍欲渡黃河之際,伯夷和叔齊叩馬而諫,指責武王伐紂不忠、不孝、不義。武王不聽,率軍渡河,在牧野大敗商軍,一統天下。
  武王和八百諸侯會盟的地方,后人稱“盟津”,這就是孟津縣名的由來。伯夷、叔齊叩馬而諫的地方,就是現在的扣馬村。
  扣馬長嬴門始建于清同治年間,為當時扣馬村的南寨門。
  四個寨門如今只剩長嬴門
  5月11日中午,在79歲的扣馬村退休教師焦海波的帶領下,記者來到長嬴門下。
  大塊石頭作基,石頭上青磚層層壘起,十幾米高的寨門上方鑲嵌了一塊石匾,匾上刻“長嬴門”三個大字,再上方是一個青磚小屋。
  長嬴門高大雄偉,焦海波說,除了底下的大塊石頭,其他的都是后來重修的。
  “舊扣馬村在現在村子的北邊,靠近黃河,長嬴門是當時村寨的南門,其他三個門早已不存。”
  焦海波說,他記憶中的扣馬寨墻是夯土墻,高十二三米,厚四五米,呈龜背形,將村子圍在里面。
  穿過長嬴門往北,進入扣馬村舊址,幾排民房外是大片莊稼地。走幾百米,路邊不遠處有一個土堆,上面長滿了野草,焦海波說,那就是殘存的北寨墻。
  舊扣馬村離黃河只有百米左右,雖然四周挖有寨壕,但一遇雨季,河水還是會順著寨門沖進寨里。后來,村民將住宅往南邊的高地遷移,逐漸地,就形成了現在的扣馬村。
  修寨原為防匪患
  扣馬村村委會大院里,放著一通“新筑村寨碑記”石碑。記者正發愁上面的字看不清楚,焦海波說他家里有以前抄好的碑文,于是記者跟著他去了他家。
  據碑記介紹,扣馬寨修于清同治二年(公元1863年),修寨原因是“同治元年秋,頑匪復竄河陜……八月折東北壓津境,二十七日夜逼叩馬”。
  這里的“頑匪”,指的是捻軍。《孟津縣志》記載:“同治元年,捻軍張洛行部由嵩縣、伊陽(今汝陽)經龍門進入洛陽,占據平樂村。”
  焦海波說,當時扣馬村沒有寨墻,鄉親們都跑到村東溝里的大寨躲避。匪徒進攻大寨,第一次沒攻下,誰知隔天又殺了過來,“勢較猖獗,燒毀房屋、器具無數”,而后又攻大寨,“連攻三次弗克,炮傷守寨三人”。
  攻寨不克的匪徒退至平樂,但仍屢屢到扣馬騷擾,“半月未絕,累累傷人”,于是“眾心大恐,咸欲筑村寨護家”。
  修寨提議于當年年底獲得通過,全村“按人房地畝分別派錢”,同治二年四月,寨子修成。
  在焦海波的記憶里,寨墻靠里一面掏有很多窯洞,小的能盛四五個人,大的能盛十余人。這些窯洞平時可乘涼、儲物,戰時人們可以藏在里面。
  見證血雨腥風、刀光劍影
  1928年,扣馬村遭刀客襲擊,村里紅槍會和村民頑強抵抗。他們登上寨墻,用“豬娃炮”(一種生鐵鑄就的土炮,二三十厘米粗,一米多長)、“蛤蟆噴”(一種土炮)及步槍、大刀、長矛,與刀客展開殊死搏斗。可惜出了叛徒,住在扣馬的鴉片販子王喜來偷偷將土炮炮口糊住,在他的接應下,刀客登上寨墻,打開長嬴門,進入寨內,燒殺搶掠,無惡不作,最后拉走肉票200多人。
  抗日戰爭時期,日軍侵占黃河以北地區,國民黨派軍駐扎在黃河以南扣馬、鐵謝、白鶴等重鎮,防止日軍南侵渡河。焦海波回憶,一次,國民黨軍在村里練兵,練的是“跳城墻”,隔岸日軍發現后出動飛機,至扣馬上空俯沖掃射,又從黃河北發射炮彈。村里人害怕,有逃到大寨的,有躲進寨墻上窯洞的。

  解放戰爭時期,解放軍一部駐扎在長嬴門里面的學校,西鄉反動會道門組織得知情況,糾集一幫烏合之眾,想來攻打,解放軍嚴陣以待,寨墻上的垛口都支著槍。焦海波說,匪徒一見戒備森嚴,離扣馬還有二里地就停了,不敢來,作鳥獸散。(洛陽晚報記者 陳旭照 ) 

(張道祿)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分享:
沙巴体育